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肉小说网 > 豪门职场 > 飘动的导游旗 > (三十一)约见咖啡屋

(三十一)约见咖啡屋

周三下午,悦玲和陆梅约在人民路的小咖啡屋见面。她不敢,也无法联系上陆川。陆梅接到悦玲的电话后,特意向单位请了半天假,在约好的时间到达了咖啡。进门后,她还顾了一下店内,此时店内并没有几个人,悦玲一个人已经坐在了靠里的角落里。当两人目光交汇时,悦玲挥手示意陆梅坐过去。¤肉小说网¤wWW.RouXIAOSHuO.cOm

坐下后,老板端上了两杯拿铁。悦玲问陆梅还想吃点什么,陆梅轻轻地冲老板摆了摆手。老板知趣地离开了。

陆梅和悦玲认识时间也不短了,曾经两个人还比较要好,当然,那时也是悦玲和陆川正在如胶似漆地热恋之中。自从两人分手之后,陆梅和悦玲的关系也从准闺蜜渐渐变成了路人。虽然陆川一直没有告诉陆梅他和悦玲真正分手的原因,但聪明的陆梅已然从一些蛛丝马迹当中发现了两人关系突变的原委。她对自己的哥哥是很了解的,她知道哥哥对一个女孩儿,即不会轻易牵手,也不会随便放手,除非情到动容时,除非到了伤心处。她也知道,哥哥确实有一些男人固有的通病,比如有大男子主义,个人生活不太讲究细节,性格固执好斗,不太懂得讨女生开心等等,但他有情有义,重情重义,有责任感,也敢担当,总体来说是一个靠得住的好男人。她一直想不明白的是,悦玲这么聪明的女人,为什么会离开哥哥。也许是因为钱,毕竟家里的经济条件是不允许哥哥在人前显摆的;也许是因为工作,毕竟哥哥的工作不稳定,社会地位也差;也许是因为性格,毕竟哥哥臭脾气上来时,连她和老妈都讨厌;也许是因为悦玲遇上了另一个人,毕竟哥哥和悦玲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分处两地而不常在一起的。总之,陆梅对两人分手的原因曾经做过多种假设,也从侧面想法求证过,但她还是最想听陆川或悦玲亲口讲明具体的原因。陆梅本来见哥哥辞职后心情一直不好,不打算再往他的伤口上撒盐了,也不打算再找悦玲或其他什么人去了解情况。但今天悦玲如此意见的相约见面,即重新勾起了她强烈的好奇心,也让她重新燃起了撮合两人重归于好的希望,即便老哥嘴上不说,她这个当妹的心里也是知道在他心里,除了家人,就只有一个人放不下,而现阶段也许能给他安慰的,也正是这个人,那就是悦玲。可是,悦玲会如自己想的那样,是想和老哥合好么?她很期待,也很疑惑,因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悦玲联系了,在这段时间里,悦玲都经历了什么,她不得而知。悦玲心里到底有何目的,更无从猜测。最坏的打算,也许是悦玲想要归还某个原属于老哥的东西,因为某种原因无法亲手交还,所以才让她当中间人。

两人之间短短的十几秒沉黙中,陆梅的脑海城浮想联翩,一串串问题在思绪中翻腾。

“你哥他最近还好么?”悦玲打破了沉默。

“不太好,他辞职后一直不怎么精神。”陆梅无奈地一边转着杯子,一边说。

“啊?他辞职了?”悦玲一脸不解地问。

“嗯,有一段时间了,怎么,你不知道么?”陆梅先是不解地反问,但转而一想,依目前她和哥哥的关系,怎么会知道哥哥辞职的事呢。

“他为什么要辞职呢?他不是干得挺好的么?”悦玲对陆川辞职的原因很是不解,她猜测陆川一定是遇到什么大的变故才做如此选择,毕竟在她心中,陆川是多么热爱导游这份职业。想想当初俩人还在上学的时候,她经常听陆川雄心勃勃地谈论自己的职业规划,也在他之后的行动中见证到他实现目标的勇气和决心。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最终选择放弃了呢?

“具体什么原因我不知道,前段时间他上了最后一团后就大病一场,等病好了就像换了一个人,虽然有段时间还见他天天早出晚归的像是去上班,可是现在的季节正是旅游旺季,他如果天天有班上,是不可能不去带团的。如果他要带团,就不可能天天还能回家。后来我找他公司的人偷偷问了才知道,他已经辞职了。我想,他之所以每天还装着去上班,就是怕我爸妈知道后为他担心。我想,那个团上,估计是出了什么事情,但他不说,我也没法问。”陆梅再次无奈地说。

悦玲很替陆川担心,听说陆川大病一场,心里不禁为之心痛地问到:“你哥得了什么病?严不严重呢?”

“也不是什么大病,就是发烧,烧了三天,之后就是跑肚子,吃什么都不合适,整整一星期只能喝稀粥。不过现在好了。其实我觉得你还是挺关心我哥的,为什么不直接问他呢?”陆梅微微带着不满的情绪反问悦玲。

“我……我跟他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,他也不接我电话,他最近的情况,我一点也不知道。”悦玲有些伤感地说。

“那你今天约我来是想让我帮你俩传话?”陆梅直奔主题地问道。

“其实我俩之间有些话是需要好好谈谈的,但你哥始终不愿意见我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今天约你,其实主要还是想问问你哥怎么样了。”悦玲说完,赶紧举起杯了喝了口咖啡,也许是在掩饰心里的不安。

“你俩以前不是挺好的么?怎么就走到现在这种地步了?你俩真的分了?”陆梅不解地问道。

“怎么说呢。闹到现在这地步,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。我俩是挺长时间不联系了,一来你哥带团时太忙,二来我也给他发过短信,可是他始终不回复我,我也不敢再主动联系他。”悦玲说。

“我哥这人其实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,明明他心里放不下你,可就是嘴上不说。我想,这回他辞职的原因里,有一点可能就是因为你俩的事,但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导致能让他放弃工作,我这也想不通。唉,悦玲,我直说了吧,你俩到底因为什么事分的手了?我哥一直没说,我也没敢问,但我始终不想不通的事,依我哥的性格,他要喜欢你的话,绝对是死心踏地地对你好的,怎么就说分手就分手了?要知道,他可不是那花心的男人,照他这工作上的机会,美女那么多,就算是随便玩玩,那也是大把大把的机会的,可我哥从来没有乱搞过,这点我绝对相信他。除非你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,伤了他的心了。要不然,他才不会喝醉了一直劲叫你名字,等酒醒了却不承认的。”陆梅说到这里,情绪有些激动,她觉得今天必须把问题产生的根源搞清楚,即便他哥有错,那也要知道到底错在哪儿才行。

说到俩人分手的实情,悦玲内心陷入重重的矛盾当中,也许这也是她始终不想面对的伤痛,也许她害怕说出之后,一切的希望都将随之破灭,她端起杯子,呆呆地看着里面缓缓升起的蒸气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