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肉小说网 > 穿越重生 > 交锋 > 第六百零三章 商议

第六百零三章 商议

对陈秉南来说,苟且偷生,才是最明智的。他不想立功受奖,也不想入狱蹲点,只是安生的过日子。他就像一个在黑暗中,摸索前进的探险者,如果突然多了一条安全绳,自然想抓住。况且,这条安全绳能给他带来光明。

既然日本人早晚都会完蛋,现在站到党国这边,就能为以后留一条退路。如果日本人有朝一日,真的完蛋,自己还能回重庆。一旦被人发觉,最多也就是再次背叛。对中统来说,这样的背叛,也是能理解的。

想通了一切,陈秉南终于能睡着了。第二天一大早,他没有吃昨天晚上的剩饭,而是蹬着自行车,去了太古街的无名粉店。这里靠近渡口,也是他去三处的必经之路。昨天邵世满说起这个地方,显然,人家早就观察过他。

陈秉南走进粉店,就看到了邵世满坐在最里面的那张桌子上。他观察了店内的情况,并没有异常。在门口跟老板娘点了碗热干面,坐到了邵世满对面。

“怎么样,想通了吗?”邵世满虽然一直吃米粉,可实际上,早就注意到了陈秉南。他坐的位置,虽然在最里面。但在,距离后门也近,真要有危险情况,可以随时逃出去。

“我只担心,会误了家里的事。”陈秉南低声说。

“家里还是很相信你的。”邵世满听了后,很是高兴。他站起来,准备结账走人,但在陈秉南耳边,突然说了一句:“江边详谈。”

从太古街往西,就到了古江路,再往西,就是古江了。陈秉南骑着自行车,到古江边上后,果然看到了邵世满。两人找了一个僻静之外,像在欣赏古江风景一般,坐在那里聊天。

“我还得正点上班,只有二十分钟。”陈秉南说道,他不能因为见邵世满,就迟到。以他的身份,任何意外,都会引起别人的注意。

“二十分钟足够了,你认为,三处还有哪些人,可以争取回来?”邵世满问,陈秉南确实是他第一个争取的对象。但是,他的任务,还要联系三处的其他人。

“顾兆鑫或许可以试一下,至于其他人嘛,难说。”陈秉南说,顾兆鑫是他的副手,也是以前中统调统室的报务员,两人经常在一起合作,可以说知根知底。至于其他人,现在都在三处干得挺欢。

“你可以试着跟其他人接触一下,如果有愿意回来的,还是愿意接收。总部让我们,限期恢复组织。同时,重建市区潜伏电台。这两个任务,都得你来主持才行。”邵世满说,陈秉南的身份,可以接触到三处的所有人。而且,陈秉南是三处的电讯科长,在市区安排一个潜伏电台,由陈秉南安排,也是最合适的。

“我何德何能,可以做这样的事。林主任和先书记,什么时候进城主持大局?”陈秉南谦逊的问。恢复组织,那得林景伊或先大起来主持大局才行,至于重建市区潜伏电台,他觉得更难。

古星各个关卡检查站非常严,想把电台带进来,并非易事。当然,如果城内有电台,以他现在的身份,倒是可以帮助与重庆联系。肉小说网△△WwW.roUxiAOshUo.COM

“林主任还在重庆,短期内,恐怕不会回来。先书记已经在城外,为安全着想,暂时由我负责联络交通。”邵世满说,他有件事,没有跟陈秉南说实话。

先大起确实没进城,但并不像他所说的,就在城外。而是在黄冈但店区蟹子地,那里跟古星,差不多有一百六十里,属于国统区。先大起在古星被吓破了胆,史希侠和朱家鼎等人,都叛变了,借他几个胆,也不敢回来的。

“顾兆鑫今天出外勤,短期内不会回来。至于其他人,也只能相机沟通。”陈秉南缓缓的说,林景伊和先大起,都没有进城,这让他有些失望。

陈秉南本是技术人员,他现在能接触的,主要是三处的人。况且,林景伊和先大起都没来,自己也不用这么积极。

“这是我们的呼号和频率,临时密码本用三民书局的最新版古文观止。”邵世满递过来一张纸条。

陈秉南看了一眼,记清楚呼号和频率后,将纸条撕碎,扔到了江里。两人约定了,下次见面的暗号、时间和地点后,才分开。陈秉南骑着自行车到了码头,那里登船,赶到六水洲上班。

一大早,朱慕云还在陪着于心玉吃早餐的时候,听到了外面有动静。走出一看,原来是马兴标赶了过来。他光着膀子,右手还绑着绷带,后背插了根荆条,双后被绑在背后,这是要负荆请罪。

“怎么,昨天一天没来,是去砍荆条了?”朱慕云“冷笑”着说,事实上,昨天下午,马兴标就到了他办公室。两人商议,今天马兴标会来当面说清楚。

“处座,昨天我去查玉兰的案子,半夜才回来。早上听兄弟们说起此事,马上过来了。玉梅的事情,是我该死。不求玉梅原谅,只求处座赐死!”马兴标大义凛然的说。

听到外面的动静,于心玉也走了出来。玉梅跟在后面,见到马兴标,她又羞又怒。昨天,朱慕云和于心玉出去后,她与武尚天紧急碰了头。原本,玉梅是想,控制住马兴标后,再向武尚天邀功请赏。哪曾想,马兴标是花丛老手,不但白睡了自己,还翻脸不认人。

武尚天得知后,异常震怒,马兴标不但打了阿大,还敢对玉梅动手动脚。玉梅现在可是他的人,岂容他人染指?他有心借朱慕云之手,除掉马兴标。但是,朱慕云在医院,那么袒护马兴标,就算他睡了玉梅,朱慕云也不会真对马兴标如何。

所以,武尚天让玉梅,嫁给马兴标。这件事,朱慕云想必会作主的。而玉梅接近马兴标的目的,只有一个,那就是除掉马兴标。以玉梅的手段,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。

“玉梅,人已经来了,你说该怎么办吧?”朱慕云回头看了玉梅一眼,鼓励的说。

“我……我全凭先生作主。”玉梅张了张嘴,这样的话,她又如何说得出口?昨天回来后,她本想找机会,跟于心玉说起。但是,楼上她不能随便去。这可是朱慕云特意叮嘱过的,如果总是违拗朱慕云的话,自己这个佣人,还能干多长时间?

“玉梅姐,你跟我进来。”于心玉却善解人意,拉着玉梅的手,走进了房间。

没过多久,于心玉就走了出来。她在朱慕云的耳边轻声说:“玉梅的意思,是想找个可靠人家。”

“我给她到哪里找可靠人家?”朱慕云诧异的说。

“你怎么这么笨?眼前不就有一位么?”于心玉瞥了马兴标一眼。

“他算什么可靠人家?”朱慕云嗤之以鼻的说,没想到,玉梅真的选择与马兴标在一起。

“处座,只要玉梅愿意嫁,我就乐意娶。”马兴标已经听出了苗头,马上说道。

“你乐意娶,玉梅还未必嫁呢。玉梅虽然是寡妇,但也是良家妇女。你呢?吃喝嫖赌,相相精通,玉梅嫁给你,能有好日子吗?”朱慕云骂道,马兴标的钱,基本上都花在女人身上了。他当行动队长,按说家底应该很厚,可是除了弄了套房子,里面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。

“既然要娶,那就得明媒正娶,用八抬大桥,将玉梅娶回去。”于心玉冷咤道。

“她毕竟是生养过的人,这不太妥吧?”马兴标为难的说,就算要娶,玉梅也不能当正房啊。他娶个寡妇,已经无法抬头了,再用八抬大桥,以后还怎么娶其他人?

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朱慕云问。

“我给玉梅找个院子,让她安心当姨太太。”马兴标说,大不了把玉梅养起来,但是,她肯定不能当正房。他的正房,必须是黄花闺女。

“用八抬大桥,确实有些不合礼制。但当姨太太,对玉梅来说,也太委屈了。我看这样吧,给你当二太太,你租个小桥,哪天就把她接走。”朱慕云说,玉梅真要嫁给马兴标,自然就不能再在自己这里当佣人了。

从这一点上看,朱慕云是乐意见到的。于心玉对玉梅,是越来越关心。再这样下去,非出事不可。

“不行!先生,我不想当姨太太,也不想当二太太。我还是找个普通人家,嫁掉算了。”玉梅突然走了出来。

昨天,她就觉得武尚天的做法不妥。但是,她当时没有意识到。刚才朱慕云一说,要让马兴标将她接走,她才恍然大悟。是啊,如果自己嫁给了马兴标,怎么还能在朱家当佣人?好不容易进来,被马兴标睡一觉后,就离开了,那也太吃亏了吧?

“玉梅,你可要想清楚。”朱慕云提醒着说。

“是啊,玉梅姐,你可不能意气用事。”于心玉急道,玉梅是嫁过人的,让她给马兴标当正房,确实有些过分。但是,就这样放过马兴标,她更是觉得不妥。

“让我嫁给他也可以,但他必须真心待我,一心一意,不能再娶其他人。”玉梅想了想,缓缓的说。

“这不可能!”马兴标大声说。

( )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