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肉小说网 > 穿越重生 > 交锋 > 第一千二十二章 认出

第一千二十二章 认出

朱慕云目前最想知道的,与史希侠接头的那人,到底是谁。只有查清了这个问题,才能推断田岛拓真的计划。既然那人的情报,可以让史希侠和田岛拓真信心满满,想必与地下党有关。

中统对付地下党,历来很有办法。但朱慕云无法断定,史希侠的线人,是地下党的叛徒,被史希侠收买,还是史希侠打入地下党的情报员?

如果是前者,反难察觉。但如果是后者,也很恐怖。史希侠的情报员,竟然可以打入地下党组织,想想都觉得后怕。

朱慕云在古昌宪兵队很是拘束,到处都是日本人,他随时都得赔着小心。可到了军需处则不然,他与时栋梁是合作伙计,两人都不缺钱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他们属于同一类人。

望着朱慕云独自离开宪兵队,站在窗口的田岛拓真和史希侠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快。因为有准确的情报,他们得以掌握主动。现在,朱慕云和大泽谷次郎,都只能靠边站。破获古昌地下党组织的荣誉,将落到他们头上。

“史桑,你有没有考虑过,有朝一日取代朱慕云呢?”田岛拓真微笑着说,他虽然被迫恢复了日本人的身份,但权力比以往更大了。

“我?怎么可能呢。”史希侠自嘲的说,朱慕云的宪佐班,就是政保局的二处。李邦藩可是朱慕云的保护伞,他绝对不会允许,撤掉朱慕云的。肉小说网∷∷Www.rouxiaoshuo.CoM

“只要你能好好表现,完全有可能。宪兵分队的宪佐班,与政保局的二处,是两块牌子,一套人马。宪兵分队刚成立的时候,还能勉强将就。可是,随着宪兵分队的任务越来越重要,这种用两块牌子的方式,已经行不通了。”田岛拓真缓缓的说。

“您的意思是,宪佐班与二处,必须分开?”史希侠眼睛一亮,他当然希望能取朱慕云而代之。在宪兵分队担任宪佐班的队长,比在三处担任处长,实权要大得多。

三处在政保局,就像是后娘养的。宪佐班则不然,是法租界最有权力的中国人。就连法租界的搜捕,见到宪佐班的人,都得客客气气。

“当然,到时候,朱慕云要么回政保局继续当二处的处长,要么留在宪兵分队,一心一意担任宪佐班队长。你认为,朱慕云会如何选择呢?”田岛拓真微笑着说。

“朱慕云必定要回政保局的。”史希侠笑着说。

“今天本清课长也亲自来了,只要你能将古昌县的地下党一网打尽,我相信本清课长会对你特别赏识。以前我们总是感叹命运的不公,现在机会来了,如果不能抓住,就不要再怨天尤人。”田岛拓真说,他相信,只要史希侠的情报准确,此次在古昌县,一定能大放异彩。

“只要我们严格按照计划行事,绝对不会有问题。”史希侠笃定的说,田岛拓真的话,激起了他的万丈雄心。

如果论情报的话,史希侠极度瞧不起朱慕云。这样一个不学无术之人,也就是李邦藩能瞧得上。如果李邦藩不在政保局了,想必朱慕云马上会被扫地出门。

“连朱慕云都不能离开古昌,这两天古昌的情况,绝对不会传出去。”田岛拓真微笑着说,他给史希侠画了一张饼,希望史希侠能更加卖力。只要消灭了古昌县的地下党,他这个宪兵小队长,也能得到本清正雄的青睐。

朱慕云当然不知道,田岛拓真和史希侠,已经在打自己位子的主意。他回到军需处后,让时栋梁准备桌好菜,他要安抚二科的人。在古昌无事可干,又不能回古星,除了吃喝玩乐之外,还能干什么?

朱慕云准备,中午吃过饭,就支起牌桌,陪时栋梁继续玩牌。他来古昌时,身上也没带多少钱。为了维持二科这些人的开销,他必须再让时栋梁破点财才行。

只是,中午刚吃完饭,周志坚就来汇报:上午史希侠出去,只是在古昌县百货公司门口的公用电话亭打了个电话。周志坚的调查,是私下进行的,自然不能去电话局调查详情。其实,就算调查了,也查不到什么。

“既然二科无事可干,又不能回古星,就把史希侠给我盯死。原则还与昨天一样,宁可跟丢,也绝对不能暴露。”朱慕云提醒着说。

“我准备了自行车,还在县政府后面摆了个擦鞋摊,只要他们来,肯定跑不掉。”周志坚说。田岛拓真和史希侠,摆明是不相信二科。这让他很是气愤,他倒要搞清楚,史希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。

谭新杰昨天晚上的跟踪,虽然没有看清对方的长相,但是,那人的步伐、身高以及形态,谭新杰却是记清了。不敢说一眼就能认出来,但只要对方再走进米粉店,绝对跑不掉。

“我们时间不多,这样,我给你借部相机,争取把人给我拍下来。”朱慕云说,时栋梁作为军需处长,这样的东西还是有的。就算没有,让时栋梁去搞就是。

“有相机就太好了,我把今天所有出入米粉店的人,全给拍下来。”周志坚高兴的说。

有了相机,他就无需这么紧张,只要把进出米粉店的人,全部拍下来,保证能找到与史希侠接头的那个人。史希侠竟然连二科都不相信,周志坚偏要让他知道,二科不是吃素的。

“这个办法很好,虽然大海捞针,但只要两相对印,很快就能找到人。只是,你的角度要选好,要尽量快到正面。”朱慕云说。如果拍到的是背影,就算他再厉害,也找不到卧底的线索。

“没有问题。”周志坚说,在对面找个点,调好焦距,只要按快门就可以了。进米粉店的人不拍,出来的人,一个都不会漏。

史希侠上午出去,确实是与火药联系。但他们的联系方式,并非是通过电话。火药有掩护身份,如果通过电话联络,可能会暴露火药。他其实只是在电话亭里画了一个暗号,只要火药看到,自然知道他要求见面。

今天的见面,还是在县政府后面的那家米粉店。因为米粉店的特殊性,他去的时候不能太早,要不然人多嘴杂,他们根本没办法接头。如果太晚,又会引起别人的怀疑。最好的时机,是刚过饭店,中午一般在两点半左右,这个时候去吃米粉,不会显得突兀,但基本不会有什么人。如果晚上,则选择八点半,也是比较合适的。

当史希侠到米粉店的时候,店内只有一人,而且,那人也是刚到不久。在对面装成鞋匠的谭新杰,特意看了一下时间,两点三十分。看来,这就是史希侠约定见面的时间。

跟昨天晚上一样,史希侠点了一碗米粉,在另外一张桌子上吃着。但是,今天他吃得慢些,过了十来分钟才出来。谭新杰在史希侠出来的时候,偷偷按下了藏在鞋子内的快门。

史希侠走后,店内的另外一人也出来了。他出来后,四处张望了一下,没有觉得异常,才骑着自行车离开。但是,从他站在门口,到推着自行车离开,谭新杰至少拍了五张照片。

火药走后,早就等候一旁的周志坚,也骑着自行车不紧不慢的跟着。而谭新杰等他们都消失后,将相机收拾好,将摊子交还给了原来的主人。他这个鞋摊,本来就存在。谭新杰只是花了点钱,租用了一段时间。要不然,以史希侠和火药的精明,对突然出现的鞋摊,岂有不怀疑的道理?

谭新杰没有去接应周志坚,他迅速回到了军需处仓库。暗室、显影水、定影水、照片纸,朱慕云早就准备好了。谭新杰迅速开工,以最快的速度,将最后几张照片放大洗了出来。

“今天所有的照片都要洗一张。”朱慕云看了一眼照片上的人,他心里一咯吱。

朱慕云一直觉得,与史希侠接头的人,一定是地下党。至少也是地下党的外围组织,否则史希侠不可能有这么大的信心。

可是,他万万没有想到,照片上的人,却是军统古昌行动大队的。因为情报处和三处,都派人打入了军统管沙岭训练班,邓湘涛在清查内奸时,将所有人员的资料,给了朱慕云一份。

一看到照片,朱慕云马上认了出来,此人叫王智慧,系军统古昌行动大队之人,而且还是个小队长。王智慧躲过了层层审查,在军统隐藏得如此之深,实在罕见。看来,史希侠为了让他成功潜伏,也是煞费苦心。

但史希侠怎么也想不到,他苦心孤诣安排的卧底,被朱慕云一眼就认了出来。朱慕云让谭新杰再去冲洗照片,也只是为了掩盖心中的惊讶。

同时,朱慕云心底也升起了一朵巨大的疑云,王智慧怎么会掌握地下党的情报?难道他也是个多面间谍?军统古昌行动大队中,是否有地下党组织?

ps:月中啦,手里有月票的朋友,记得来一张支持一下。这个月也没别的奢望,希望能保持军事类月票榜第一,谢谢了。

( )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