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肉小说网 > 穿越重生 > 交锋 >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慌不择路

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慌不择路

邓阳春将沈云浩的想法,向“鹅卵石”汇报,并且强调,这是沈云浩的建议。毕竟,古星组成员的这些材料,一旦落到敌人手里,将是一场灾难。

很快,“鹅卵石”回电:“材料三天后送古星原处,另,沈云浩降为行动科副科长。”

“他有什么权力降我的职?”沈云浩看到回电,愤怒的说。

“他还真有这样的权力。”邓阳春苦笑着说。

这封电报一来,沈云浩就没脾气了。邓阳春说的有道理,“鹅卵石”真有这样的权力。只要他给重庆发封电报备案,沈云浩这个副科长就当定了。

官大一级压死人,哪怕沈云浩与自己的军衔一样,朱慕云想要处分他,还真的很容易。这让朱慕云的心情变得很是愉悦,无论是在政保局还是军统,只要当了官,就能颐指气使。

朱慕云就在南京路二十二号,将古星组所有的档案全部看完。随后,将档案送到了四维路十二号,让许值摹写一份。

这些资料,在以后的工作中,将变成非常珍贵。古星组的人,以后可能回重庆,或者其他地方任职。他们的档案,一旦被我党知道,以后不管他们去哪里,都不会对我党造成威胁。

“这些档案三天后要还回去,请尽快抄好。如果时间来不及,可以拍照。”朱慕云提醒着说,三天后,不管邓阳春还是沈云浩来古星送材料,都会把这批档案带回去。

“拍照?哪有相机?就算有相机,也搞不到胶卷。”许值苦笑着说。

“你早跟我说嘛,晚上我给你送部相机来。”朱慕云说,他现在兼管着政保局总务处,这些东西,不敢说要多少就有多少,至少是不缺。

“合适么?”许值惊喜的说,能有部相机当然是好事。

“这有什么不合适的,但是相机只能借用,胶卷倒是想用多少就用多少。”朱慕云说,相机属于稀有资源,每部都有登记备案的。想要拿出来容易,但要据为己有就不行了。

“对了,家里发来电报,已经发现罗泽谦行踪,想问你怎么处理?”许值说。

新四军的部队,都没有固定的驻地。特别是指挥机关,更是经常换地方。罗泽谦想要找到池凌波,并不容易。他之所以这么快找到,还是因为新四军故意给了线索。要不然,罗泽谦就算一个月,也未必知道第二纵队的总部驻地。

新四军不像**,不管到哪里,先把招牌挂起来。况且,新四军官兵平等,从外表看不出指挥员与战士的区别。大家都穿着普通的军服,有些指战员甚至还穿是很破。所以,很多老百姓只知道附近有军队,但要说第二纵队的总部,他们未必清楚。

“池凌波愿意配合么?”朱慕云问,他当然希望再给政保局灌点**汤,让事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,朱慕云就能浑水摸鱼。

“他现在态度还是很端正的。”许值说,不管池凌波愿不愿意配合,作为一名给军统效过力,又差点投靠日伪的人来说,永远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同志。肉小说∵网∵wWw.roUxiAoSHUo.Com

“政保局对池凌波有两种意见,一种认为他被新四军利用了,另外一种,认为他一直就是我党的人。当然,池凌波的身份暴露,这是必然的。”朱慕云想了想,沉吟着说。

“你的意思,让他‘一直是我党’的人?”许值说,池凌波原本就是身份被识破后,被利用了。

如果朱慕云没有提出来,政保局知道的,也会是这个答案。池凌波成为可耻的叛徒后,被利用给罗泽谦传递假情报,本就是一种赎罪。

“如果池凌波从头至尾,一直是我党的人,邓湘涛怎么办?我看,是不是在古星区出现变故后,池凌波主动向组织坦白,要求立功赎罪。在他与罗泽谦接头前,就已经向组织坦诚了一切?”朱慕云说。

池凌波如果一直都是我党的人,邓湘涛会不会受牵连?朱慕云在军统没什么根基,邓湘涛可以说是他最大的依靠。如果邓湘涛出了问题,以后自己在军统,就会被边缘化。

虽然“公鸡”替军统立了不少功,但如果上面没人,不管做了什么事,都只是一头黄牛。上面要用你的时候,就给捆草,不用的时候,就是一顿鞭子。如果邓湘涛因为池凌波受了牵连,自己这个古星组长,怕是坐不稳的。

“你的意思,只针对罗泽谦一个人?”许值说。

“不错。让罗泽谦在政保局没有立足之地,军统的任务才好完成。”朱慕云说,如果罗泽谦忠心耿耿为日本人服务,并且得到赏识的话,想要制裁他会很难。

朱慕云的意思,通过许值的电台,迅速传递给了边明泽。很快,罗泽谦在根据地,就“惊恐”的发现,他的四周突然出现了新四军的保卫干部。

罗泽谦吓得魂飞魄散,自己刚与池凌波接头,行踪就暴露了,这说明什么?他终于明白,池凌波就算不是**的人,身份也被识破了。

其实,在古昌的时候,他就意识到,事情不对劲了。池凌波信誓旦旦的告诉自己,六师将投敌,并且要迎接新四军进城。这么明显的假情报,说明什么?

可是,罗泽谦不见到池凌波不死心,要不然,他回去怎么向李邦藩交待?在古昌回去的路上,他押着六师的逃兵,原本是要回古星的。但在半路上,他马上感觉形势不对。

敢在战场上当逃兵的人,都是兵油子。虽然罗泽谦当时有枪在身上,但当时乌七八黑,如果背人被人敲一棍子,死在那里,保管没人理他。

在路上,罗泽谦明明看到那些逃兵开溜,他也没去理会。相反,他自己也在半路上突然变向。他找到二纵的指挥部后,好不容易才与池凌波取得联系。在此之前,他的行踪一直很隐秘。可是,与池凌波见了面后,马上被新四军监视起来了。

幸好新四军在这方面很“稚嫩”,要不然,自己被抓起来后,还不知道怎么回事。罗泽谦很清楚新四军的政策,像他这种汉奸,落到**手里,唯一的下场,就是枪毙。

罗泽谦不愧经验丰富,身手了得,他发现周围出现新四军的人后,慌不择路的往古星跑。这可是逃命,他一口气就跑出了十几里。跑到古昌后,才坐车回了古星。一回来,罗泽谦直奔政保局。

“你还回来干什么?”李邦藩看到罗泽谦后,冷冷的说。

得知罗泽谦回来,李邦藩差点让人把他抓起来。六师惨败,古阳兵工厂被袭,与罗泽谦的情报失误,有很大的关系。

“我是回来领罪的,没想到池凌波的情报竟然是假的。”罗泽谦叹息着说,他怎么也想不到,邓湘涛发展的这位秘密情报员,竟然会提供假情报。而且,罗泽谦的假情报,导致六师的增援部队,全部停止前进。

等六师被困,古阳的部队赶去增援时,古阳兵工厂又被袭击。新四军原本枪弹奇缺,打场仗每个士兵只有几发子弹。他们拿下兵工厂,简直发财了。除了四千余枝步枪和机枪的枪身后,被运走的子弹不计其数。

以新四军的消耗量,足够支援他们半年以上的战斗。让敌人拿着自己的子弹,再与自己作战,这是什么感觉?这样的子弹打在身上,会特别的痛。

“你与池凌波见面了?”李邦藩问,孙明华已经得到消息,罗泽谦竟然潜入**的控制区,显然是要与池凌波再次接头。

“是的。”罗泽谦惭愧的说,他对池凌波很失望。

原本,罗泽谦想把池凌波带回来。可池凌波信誓旦旦的表示,他还可以继续为罗泽谦服务。他是新四军的干部,一旦离开了新四军,还有什么作为?

至于六师的情况,池凌波解释,是新四军的战略欺骗。当时,除了纵队司令和政委外,其他人都不知情。

刚开始,罗泽谦差点就信了池凌波的解释。毕竟,新四军的纵队副司令,能给他提供情报,这本身就是一件特别有成就感的事。

然而,第二天他周围就出现了新四军的人,罗泽谦哪怕再蠢,也知道池凌波的话不可信。他在根据地,一直掩藏很好,不可能被人识破身份的。

“池凌波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李邦藩问。

“我估计,他的身份被新四军识破了,可池凌波并不知道。”罗泽谦缓缓的说,这是最合理的解释,也是对他最有利的解释。

“有没有可能,池凌波一直在欺骗我们?他可是参加过长征的老革命,这种人对**不应该很忠诚吗?”李邦藩说,他反倒相信这一点。池凌波在新四军的级别很高,不可能提供如此南辕北辙的情报。

如果池凌波的身份识破了,**应该把他抓起来才对。新四军对六师的进攻越来越激烈,事情已经很清楚,池凌波也就没有了价值。此时,新四军留着池凌波,也从侧面说明,池凌波一直是**的人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