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肉小说网 > 玄幻奇幻 > > 18,传家之宝藏玄机

18,传家之宝藏玄机

巩游戏凡经火热开幕,大家多多支持哦,看看哪里能相川:

点击页试玩游戏就能进入

司徒先生拍了拍常林的肩膀,叹着气说道:“常林贤侄,听到了吧?这回可又失望了一次。

我劝你也别去什么鉴宝大会了,回头我给你写封荐书,让你儿子去我当年的同窗赵司马那里从学。以后出官入仕,也是件极风光的事情。这件东西,就留着做个念想吧。”

常林早已失望过无数次,这次再听这话,也终于叹了口气。说道:“恩公说得极是,我是不该如此执着。既然这样,我还是”

“先别急!我话还没说完呢。”见常林已经伸手要来接玉,沉云飞笑嘻嘻地说道:“刚才我只是说,你如果拿到当铺里去卖,就只值这个价。我可没说你这传家之宝就只值这个价啊。”

“什么?!”两人一听,顿时大吃一惊,一脸地疑惑不解。只有温如霞在一旁翻了翻白眼,心说了一句:我就知道!

司徒先生赶紧问道:“按云飞老弟以为,这块玉还另有玄机?”

沈云飞笑而不语,只是望着常林,看似漫不经心地拿起一旁的茶盏,随意地问道:“要是我猜得不错,这位常林大哥,祖上可不仅仅是普通的富足之家而已,否则的话,根本不可能得此宝物。”

二人又是一惊,司徒先生更是一脸莫名地来回望向沈云飞与常林,神色不定,不知道是怀疑沈云飞言语有过呢,还是压根儿就不清楚常林的底细。肉小说网★★Www.RouxiAoshuo.com

到是那常林,一惊之后,便又细细回想起来,继尔摇头说道:”时候,似乎听祖父说起过一点,祖上似乎有点什么名望,但现在已经记不清了,事后父亲也再没提起过。”

沈云飞放下茶盏耸了耸肩膀,摇头笑道:“如果是这样也就难怪了。今天要不是遇到我,你祖传的这件传世之宝,可能真就要埋没了。”

听得沈云飞这话有异,常林赶紧躬身拱手,恭恭敬敬地说道:“愿听沈公子高见。”

他虽然觉得沈云飞年轻,不可能有太多见识,既然已经扯到了家祖身份上,想必是有一番不同的见解。更何况现在是在司徒先生府上,常林也不担心有人存心招摇撞骗。如果这玉真的不值钱,他就算骗了,又能得到什么好处?

沈云飞笑着说了声“不敢当”便又说道:“咱们先不说这块玉,只说这盒子,便已值得起司徒先生的这间药铺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!”三个声音同时响起,不仅司徒先生与常林大吃一惊,就连一旁的温如霞也都惊得跳了起来。

买技还珠的故卓三人不是没有听过。难道说,这常林的家传之宝,并不是那块玉,而是这装玉的盒子不成?!

三少轻轻一笑,拿起盒子说道:“也难怪你们都不知道,想来去当铺的时候。只说是当玉,并没有把盒子拿给朝奉看吧?或者那朝奉压根儿就没留心。不然的话,若是有点眼力的朝奉,也该能看出这盒子的不凡之处来。”

“此话怎讲?”司徒先生赶紧问道。一旁的常林也连点头带眨眼,显然沈云飞说得没错,他去当铺的时候,的确是没把盒子拿出去。

当时他想的是玉虽然卖了,但盒子好歹要留下来做个纪念。想不到原来玄机居然就在这盒子上。

沈云飞将盒子翻转过来,露出侧面一幅小小的浮雕图案。这盒子四面雕着的是一整套的春晖教子图,讲述的是父母辛苦养育儿女的故事。其中有一幅上亥的是一位慈祥的母亲手中拿着针线,而边上的总幼童手里捧着一本书正在念。三少指着那幼童手中的:“这上面留有落款,如非极细心的人根本就现不了。”

这盒子不过三寸大而上面的图案又刻画得极细,房屋树木无一不有,画中的人物算起来也不过碗豆大小了,而那本书,更是比米粒还要上许多,就更不用说上面的字。

别说细不细心了,现在就是沈云飞拿手指了,三个人挤到一块,也看不清那上面的字迹。

见温如霞也挤过来凑热闹,三个人的脑袋顶到一块儿,眼睛都成了斗鸡眼,沈云飞笑着说道:“不用看了,去借面普通的鉴宝镜来,或许能够看得清楚。”

“那到不必。”司徒先生直起身揉了揉眼,这才说道:“我这两年眼力不行,请匠人帮我打造了一面扩光镜,跟当铺用的鉴宝镜也差不多,我这就取来看看。”一

所谓扩光镜,其实就是以水晶磨成的放大镜。司徒先生拿过来对着那米粒书本上一放,果然隐隐约约能看清上面刻有文字,似乎是道德经中的一段。而在下方的确留有个落款,但具体什么字却是再也看不清楚了。

看来,普通的扩光镜还是看不清楚,司徒先生便张罗着要叫人去当铺借鉴卫云下赶紧说道!“不必了,我也就是告诉你们上面一川一已,以后再慢慢看也不迟。”

温如霞揉了半天眼睛,瞪着沈云飞一脸不满地说道:“说了半天全当没说。你能看见上面的字?”

“那当然了。”沈云飞笑道:“我要不是看清了上面的字,又怎么敢断定这是无价之宝呢。”

说着,他用手指沾上茶水,伸手在桌上画了一笔,笑着说道:“就是这个。”

“这不就是个一嘛。”温如霞气呼呼地说道。

“是一。”沈云飞集头说道:“但你也可以把它说成一横。”

“你讨打是不是!谁不知道一就是一横!”温如霞没好气地叫道。

“等等”你说一横?”司徒先生摆了摆手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难道说,这木盒,居然是”

尔错。”沈云飞说道:“这木盒,正走出自昆仑匠神一 玉横子之手。落款上只留一横,正是他老人家惯有的做法。”

温如霞一听玉横子的大名,赶紧吐了吐舌头。不过,她仍旧不服气地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玉横子前辈就有这个习惯?说不定这是你信口胡诌的。”

“信不信由你。”沈云飞说道,转头望向司徒先生与常林二人,十分诚恳地说道:“家父有一件宝物,就走出自玉横子前辈之手,那上面的暗记跟这木盒上的一模一样,所以我敢断定,这木盒的确走出自昆仑匠神玉横子前辈之手,而且是在他中年时期的作品。”

温如霞还是不服,又有意说道:“就算真走出自匠神之手,你又怎么能断定是中年时期的,不是青年或晚年之作?”

沈云飞叹了口气,耐着性子解释道:“玉横子前辈早年所作都留有落款,到了中年时期,才将落款改为一横,不直书其名。”

“那晚年的呢?”温如霞一副不打破砂锅问到底势不罢休的模样。

“到了晚年。他老人家已被世人称为匠神,自然不用再在意什么虚名了,所以他晚年之作,根本就没有落款。除非对他老人家的手法极为相熟之人,否则根本难辩真伪。”

沈云飞接着说道:“正因如此,这盒子无论其质地如何,就冲它出自玉横子前辈之手,难道还值不了司徒先生这药铺?”

“何止。”司徒先生赶紧摇头说道:“玉横子留在世上的成品并不多见,别说我这药铺了,就算把我全部家当都卖了,也不见得能买得起。”

“那到有些夸张。”沈云飞笑道:“如果真要是一件普通器皿,那还是不算太稀奇的。玉横子这个名字之所以这么值钱,并不在于他的工艺如何,而是在于他匠神的称号。”

“有再别么?”温如霞问道。

“当然有。”三少说道:“如果玉横子前辈真要是随便什么东西都做,那他就不会被称为匠神了。他之所以被称之为匠神,就是因为他懂得炼器之道,与寻常的锻造制作绝不一样。这盒子虽然只是玉横子前辈中年作品,还不是巅峰之作,但也绝不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的木盒。”

“难不成这还是一件修真法宝?”司徒先生赶紧问道。

“我还不敢肯定,但试一下就知道了。”沈云飞说道,接着便在掌中凝出魂力真火,将木盒放了上去。

温如霞见沈云飞居然凝出魂力真火,不由得大吃一惊,生怕他一个不小心把这木盒子给烧了。可司徒先生与常林都是肉眼凡胎,自然看不到沈云飞掌中的真火,只见温如霞脸色大变,都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沈弃飞仔细地看着掌中的木盒,觉自己无论如何运力,魂气始终无法透入木盒半分。看来事实果然跟他猜的一样,这木盒并非寻常之物。

他收回魂力真火,见司徒先生与常林二位还在盯着他的手掌猛看,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,这才想起来二人看不到魂气,于是便笑道:“想知道这盒子有什么妙用,放把火烧一下就行了。”

“什么?!”常林大惊失色。这盒子分明是木头做的,如果放火去烧,那不成灰了?

但司徒先生毕竟还算有些见识,听沈云飞说得如此肯定,当即便叫人去端火盆。

“不用去了,要火还不容易。”温如霞手掌一翻,一团赤红色的火焰顿时出现在她的手掌之上。

这是内力五行之火,常人自然能够看到。看到这样好端端的一个姑娘手上居然燃起了火,司徒跟常林二人,又何止是被吓傻了而已。

过了老半天司徒先生才反应过来,这位温姑娘既然是侠义门里的人,那懂得五行技巧实在不是什么稀奇的事。只是这种事情在寻常市井实在难得一见就走了。(全本小说网 )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