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肉小说网 > 玄幻奇幻 > > 50粉身碎骨恨多情

50粉身碎骨恨多情

龙游戏已经火热开幕,大家多多支持哦。看看哪里能相曳,

点 击页试玩游戏就能进入

沈云飞隐隐觉得这女子隐隐有些熟悉,像是哪里见过一舰随即却又摇头自嘲。这样的绝色,若是当真见过,又岂会遗忘?

只见那黄衣女子定定地看着红衣女子,虽婀娜的身形犹在,妩媚的面容不改,却透出一股阴鹜之气,仿佛下一玄便要将面前坐着的红衣女子挫骨扬灰一般。

然而那红衣女子依旧不为所动,抬起头与那黄衣女子直视。因她背对沈云飞而坐,沈云飞看不见她的表情,却从她声音中,听出了无限的无奈与悲戚:“不要逼我。姐姐。”

那黄衣女子被这话说得一愣,面容、眸中戾气毕现。嘴角泄出一丝冷笑,却使的整张脸愈的阴冷。她的声调徒然上扬,说道:“好,好得很。幻姬,你可不要后悔!”

她仿佛置了极大的气,只狠狠撂下这一句话,便转身欲走。那目光在屋内环视一圈,却逡巡而至,对着沈云飞瞪了一眼。沈云飞心头一跳,差点惊呼出声。然而她却再未有只言片语,拂袖便离。

那红衣女子独自坐在原地久久不动,沈云飞却是惊魂未定地心跳如注。倒也不是沈云飞被那眼神所威慑,而是那一双眸子,沈云飞认得!那是天下会的幻姬,沈云飞从前见她时,她都以面罩遮脸示人,故而沈云飞只对她那双夺人心魄的眸子印象深剪。

只是听地方才那句话,倒是那红衣女子才该叫做“幻姬”沈云飞一时难以理清头绪,也不知究竟是怎样的缘故,耍着这姐妹俩相对却如临大敌。那黄衣女子分明就是他所认识的“幻姬”可却口口声声叫自己的妹妹为“幻姬”莫非这姐妹俩都叫做“幻姬”

正当沈云飞摸不着头脑之际,那妹妹却起身向他转了过来。沈云飞与她正巧打了个照面,只觉得一时呼吸不畅,胸口压了一口气,却是无论如何也吐纳不顺。

那女子,容貌身段,与方才拂袖而出的姐姐别无二致。然而沈云飞却只一眼就笃定了自己的想法她一就是花映月。

这想法来的奇妙,连他自己也解释不清,虽然容貌、身材与楼兰映月楼的花映月相差甚远,然而沈云飞眼中,那女子向他施施然而来,就仿佛昔日沈云飞在映月楼,看到花映月风华绝代地从客残二楼闲闲踱步向自己走来一般。

沈云飞见着“花映月”向自己走近,胸口那一口气却如千钧之石一般,压着自己喘不过起来。眼前的“花映月”渐渐模糊了身影,耳边也开始出现混杂不堪的声响,迷迷瞪瞪之际,四周的一切便变得模糊起来,比然犹如置身梦境。

而没过多久,眼前的情形却又渐渐清晰起来,只是那感觉还是十分奇妙,就像是刚从一个梦,突然间跳到了另一个梦。虽说是梦。但感觉却又十分清楚。

此时的沈云飞,现自己正在狂奔。

身体两侧都是及人高的灌木,道路十分狭窄,偶尔会被伸出的树技所擦挂,颇为狼狈。沈云飞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如此疾奔,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一般,紧随着前头一批赤血宝马狂奔而去。

“花映月”伏在马背上,看她的身形。像是受了极重的伤,在颠簸的马背上根本直立不稳,好几次都险些从马背上跌了下来。沈云飞跟在其身后看的分明。虽满心想要前去拖扶一把,怎奈手脚完全不听使唤,也只能干着急。

夜幕漆黑。雾气将周围的气氛衬托地越凝重。饶是沈云飞一双望龙眼。也看不清三丈开外的景物。只觉背后阴风阵阵,一股强烈的压迫感直袭脊背。引得阵阵凉意上涌总之不是什么好的兆头。

沈云飞不受控利地跟了“花映月”狂奔了一段,忽然听得前头一阵骏马嘶鸣的叫声,紧接着便是马蹄紊乱的脚踏声。那汗血宝马足足有一人多高,前脚离地,后脚支撑,嘶鸣着人立而起。

马背上的“花映月”本就身受重伤,一时驾驻不住,便重重的跌下马来。沈云飞看得心急,正要上前搀扶,这副不受控制的身躯却不识时务地停了下来,站在两丈开外,再不肯靠近分毫。

届时,从前头那厚重的夜雾中,走出一个人来。

那人浑身裹着夜行衣,身形略略有些福,上停丰隆广阔、两腮圆润、鼻头饱满,天生带材相。只是那一对小眼睛精光毕现,想必是精于算计的主儿。沈云飞一见这人,便是十分不喜。那眼中藏匿的精明太过,显得他整个人都邪佞起来。

“花映月”几”二馋喘着,那人渐渐老近她。“花映月“仰头看着他。旧……名字:“幻辛?”

“是我。”那人突然侧过脸,微微低下头,仿佛不敢去看花映月的眼睛。【肉小说网【www.rOuxiaoshuo.com

“我早知道主上会派人来杀我,只是没有想到”来的人会是你。”花映月喃喃地说道。但目光中似带有一丝期许。

“主上派我来清理你。”缸辛沉默一时,漠然说道。

“花映月”眸中的精光渐次暗了下去,自嘲地笑道:“我还以为主上会派幻瑶来”她出手这样重。”一语未罢,便徒然咳出一口血来。

幻辛面上冰冷一片。说道:“幻瑶来不了。

这次你拒绝的任务,由她去执行了。主上派我来”他说着,已经走到“花映月”面前。“你知道,背叛主上,只有一条路

他说“死”字。的时候,右手平行刺入“花映月”的左胸,再抽出来时,手中赫然多了一颗还保持着跳动的心脏。

这一刺一抽*动作迅。干净利落,丝毫不拖泥带水。“花映月”甚至是在亲眼看到自己心脏被他生生扯出之后,才出一声痛苦的惨叫。她的左胸洞开手腕大小的窟窿,鲜血几乎是奔涌而出。

沈云飞在一旁。看着那被幻辛捏在手中的血红色心脏,还有“花映月”胸前奔流而出的鲜血,只觉胃部一阵翻江到海。若不是因为身体不受控制,他此刻便要蹲在地上疯狂的干呕。

“花映月”还残留着一丝意识,错愕地打量着幻辛,仿佛从不认识他似地:“你、杀了我?”

幻辛的面容,依旧如腊月冰霜一般,不带任何表情:“我只是在做主上吩咐的事情。”

“花映月”依旧是难以置信地问道:“你杀了我”她的声音忽然变得歇斯底里。“我以为你会带我走!我以为你是认真的!”

幻辛仿佛厌弃了一般。嘴角蠕动,吐出两个字:“天真。”

“花映月”一时间只觉羞愤难掩,然而生命流失让她已经再没有任何力气去追究。她仰面到下,呼吸变得微弱而艰难,她的声音低沉而绝望:“可是”我是认真的。”

她定定地看着幻辛。分不清心头是恨、是怒还是不甘心。幻辛也毫不避讳地看着她。然后。目光不带丝毫表情地,用力捏碎了手中的那颗心脏。

心脏破碎的一瞬。“花映月”浑身剧烈抽搐了一阵,便也渐渐止



幻辛将手中那一团温热的**往地上一扔,便慢条斯理的掏出手帕擦拭手上的血迹。他做的十分心平气和,好像方才不过是捏碎了一只蚂蚁一般。然后,他将手帕随手扔在地上,转身融入了茫茫夜雾之中。

“花映月”的脸上写满了愤恨与绝望,那一对没有生命的眸子依旧是绝美无双,然而它们死死的睁着,睁得那样用力,那一双黑色的瞳仁似乎要夺眶而出一般。

她是死不瞑目。

沈云飞仍然站在原地。他定定地看着“花映月”那双黑色的眸子,心头涌起的震撼与那胃部喷涌而来的不适一同将他抛向漆黑的深渊。

她,她死了?

花映月竟然死了?

如果的真是死了。那现在活着的这个便”不对,死的那个是幻姬,那花映月又是

沈弃飞的思绪再度陷入一片混乱之中,而眼前的景色又如被搅碎的一汪湖水,变得凌乱不堪。

混乱之间,沈云飞感觉整个身子急的下坠,耳旁有呼呼的风声鼓噪着。眼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一片漆黑,他挥动着四肢,却是徒劳,只能任由自己下坠。说起来,之前有过两次掉入悬崖经历的沈云飞对这种急下坠的感觉并不陌生,只是这一次,与前两次相比,却是缺了些真实感。大约是因为眼前看不见任何东西的缘故吧。

也不知这么坠了多久。沈云飞忽觉眼前一亮。蓦地从黑暗中接触到光线,反到耀地沈云飞睁不开眼。沈云飞只能将眼睛闭上,让自己缓缓适应光亮。耳里却传来一个男人惊诧的声音:“你还没死?”

这正正是方才那幻辛的声音,沈云飞记得很清楚,只是这次,那冷若冰霜的声调中平添了一些惊慌。

沈云飞顾不得光线刺眼,也睁开眼想要看个究竟。这场景是沈云飞熟悉的映月楼二楼包间,相对而坐的两个人,沈云飞也并不陌生,一个正是方才辣手杀死“花映月”的幻辛,另一个,正是映月楼的老板花映月!(全本小说网 )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