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肉小说网 > 玄幻奇幻 > > 64勇少年归入侠门

64勇少年归入侠门

泛游戏只经火热开幕。夭家多多支持哦,看看哪里能相曲叫※肉小说网≠≠wwW.rOUxIAOshuo.com

点击页试玩游戏就能进入

沈云飞沉默了一时,心头思绪万千。他心知,如果不是这趟水太深。花映月肯定不会说这样的话。但若是让他袖手旁观,却是断断不可能的。他看看花映月,又看看那拿着粪叉、一脸悲愤的三仔子,最后将目光落到欧阳纯身上。

沈云飞抱拳对欧阳纯道:“欧阳大哥小弟有句话,不知道当讲不当讲。”

那欧阳纯早已将沈云飞当作修仙问道的前辈,哪里敢受这样的礼,便连忙回礼道:“沈少侠不必多礼。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走了。”

沈云飞心里嘟囔着:这老爹,规矩哪里这么多?他也懒得再和欧阳纯套这些虚礼了,直接说出自己心头所想:“是这样的。我们之前便打听到了这山里头建塞称王的妖怪,来头不正是昔日共工手下坐骑一洪喜。”

众人一听,也不知从前是否当真听说过“洪喜”的名头,都倒吸了口凉气。沈云飞接着说:“这洪喜在此地拉帮结伙,从刚才只为了追击诸位,就派出四五百的蛮妖、地蛟来看,其实力实在不容小觑。若是贸然出动,恐怕会打草惊蛇;唯今之计。需得从长计议才是。”

欧阳纯等人听沈云飞这一番说辞,纷纷交头接耳一时,便对他表示了赞同。那欧阳纯也说道:“的确。咱们还是暂且先回镇上,待我立玄派人禀明侠义门,请掌门派出本门精英前来相助。”

这时,一直在一旁摩拳擦掌的皇甫静见到这样的情形,满心的不愿意。立刻凑了过来,一拍沈云飞的肩膀:“嘿!我他妈怎么没看出来,你还是个胆小鬼呢?不是还有我跟你去吗?你看我刚才一口气就拍翻了这四五百只妖怪,区区一个妖寨怕什么,到时候要是真遇到了什么危险,记得躲在我身后,我保护你!”

说得义气慨然,还不住地拍胸保证。又对那欧阳纯道:“该,我说欧阳。你们刚才被这群妖怪一路追逃,不嫌丢人?不想报仇雪恨?”嘴里“啧啧”几声,“你们不会也像沈云飞一样害怕了吧?”

欧阳纯被皇甫静这一句话说的面红耳赤,只说不出连贯话来:“这、这位女侠怎么这么说。我、我们侠义门弟子,斩妖除魔、出生入死,早已将生死抛在脑后,怎么、怎么可能,,害怕?”

花映月当即站出来,白了她一眼,道:“少假惺惺的,这儿哪轮得到你插嘴,一边儿站着!”

皇甫静被花映月这么一喝,又见一旁沈云毛丝毫没有帮自己的打算。只得怀着满腔委屈,灰溜溜的退到人群之外。

花映月面向欧耻纯行了一礼道:“这小妹年轻不懂事,说话冲撞了欧阳大哥,还望欧阳大哥莫要怪罪。对方实力不容小觑,还是依沈公子所言,先集结人马再做打算不迟。”

欧阳纯见花映月这般面面俱到,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,只摆摆手道:“不碍的。我一大男人跟小姑娘家较什么劲。”

语罢,又向沈云飞一抱拳:“想必温如霞、温旗主届时也会在列。

这本是给沉云飞台阶下。他只当面前这少年是哪座灵山上修仙得道的高人所化,假借“沈云飞”之名。不过是不愿暴露真实身份。若禀明掌门,以掌门对温如霞的倚重,必然会派她前来。

届时,当面对质,怕是这“前辈”面上下不来。故而才对沈云飞这么一说,也算是让他有所准备。

哪知沈云飞心头却是另有想法算来,距自己被抓之日差不多一月有余,大哥、三弟等想必一毛心急如焚。那日赴冰封魔窟寻找震珠,温如霞也在现场;若是此废只会她一声自己平安无事,她定然会通知大哥、三弟,也算是给他们报了个平安了。

便向欧阳纯抱拳还礼道:“有劳欧阳大侠务必帮我带一句话 就说“沈云飞与静儿妹妹一切安好,请他们切勿忧心挂念”

当着欧阳纯的面,沈云飞不好提太子姬晓白。但他心知肚明,温如霞是多么乖觉之人,一听到有沈云飞和皇甫静的消息,必定会即刻通知皇甫华与姬晓白。届时若能够得到皇甫华与姬晓白的帮助,直接率领军队过来参与围剿洪喜,那么胜券相对来说,要比单纯借助侠义门来的大。

欧阳纯一怔,竟是料不到沈云飞是这样一个反应。略略愣了一时。虽不知道沈云飞所说的“他们”指的什么人,却也不好问,就依着沈云飞,吩咐了手下的人去回。

那三讶子在一旁看着,心急如焚。眼瞧着面前这群本来要进山灭妖的高人就此作罢,心头一时激愤。只当他们原来是贪生怕死之徒。便一跺脚,咬牙道:“好,你们慢慢“从长计议”我一个人进山找那妖怪报仇!”

说着,便要拔腿而去。欧阳纯连忙拉住他:“这位小兄弟且留步。你从未修习过,这样莽撞闯过去,不是白白送死吗?”

三讶子丝毫不买账,“哼”了一声,道:“那也比你们畏畏缩缩、贪生怕死的好!”

侠义门中有人一听这话,不干了,喝道:“臭小子,你说什么!”

沈云飞连忙出来打圆场,对那三仔子说道:“三仔,我们并非贪生怕死之徒。只是双方实力悬殊过大,硬拼根本没有胜算。你自己想想。即使你去了妖塞,怕是还没见到洪喜,就被他的小兵小卒干掉了,这样就算为你那死去的两个哥哥和未过门的媳妇儿报仇了?”

三讶子听了这话,方才那满腔的冲劲慢慢的平复下来,只走到底意难平,扭着脖子不出声。

沈云飞见三仔子已然被说动了。便接着说道:“有句古话,“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”再说,我们也不是就非要等上十年,只等援兵来了之后,我们人多势众,一举端掉那妖寨,岂不快哉?”

那三仔子眼中微微闪着儿,川底是被浊云飞说动了。思虑了半晌,便点了点头。欧阳纯趁机说道:“三讶子。你可有兴趣加入侠义门?”

三讶子显然被欧阳纯这一句给吓着了。他虽然是乡野村夫,没见过大世面,却也听说过名动天下的“侠义门”的名号。侠义门乃天下第一门,平凡如他这样的人平日只能仰视。如今面前这大叔猛一头问自己是否愿意加入,他一愣神,竟有些懵,不敢搭腔。

欧阳纯笑道:“我看你骨骼生的到也好,心中也有一股子伏妖除魔的劲儿。不如跟了我去侠义门,拜个师傅学得武艺,日后行走江湖,惩恶扬善,你看如何?”

那三仔子愣了半晌神,连忙“噗通”一声跪下了,连连叩道:“我愿意。弟子石三讶拜见师傅大人。”

欧阳纯连忙把他一把搀起来。说道:“还别急着拜师,等你入了侠义门,自然会给你派师傅,我又不教你功夫,怎么叫我师父呢?”

一时那:仔又说了许多感谢之言,便定下了要跟欧阳纯去侠义门学艺的事宜。

沈云飞微微一笑,心说:这老头到会做人。看我劝不住石三讶,他就主动收其为侠义门弟子。侠义门向来门规森严,只要石三仔入了侠义门,那就不得不听从命令回镇上去。即使再要胡闹,也可依门规行事。

不过他说得也没错,这石三仔虽然不懂武艺,但身体骨骼到还真是块练武的材料,再加上他有着一副侠义心肠,能加入侠义门却是再好

过。

果不其然,欧阳纯收了石三仔的第一件事,便是跟他详细说明侠义门的门规。他们那边说得热闹,沈云飞却忽然“咦”了一声,四下张望。像是寻找什么东西。

众人忙停下来,看他垫脚东西张望,不明就里。倒是花映月一望便瞧出了端倪。面前众人俱在,独独却不见了皇甫静的踪影。

沈云飞跺脚道:“这丫头,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!跑哪儿去了?”

花映月在一旁道:“依我看。多半是一个人进止;去了。”说罢 嘴一努,下领一扬,众人才现这周围俨然已经满地狼籍。

只见方才那些被皇甫静或电死、或电晕的蛮妖身上的兵器、盔甲悉数不见了;更甚的是那四五百匹地蛟周身的鳞片全都被剐了个干干净净。

花映月打趣道:“这丫头,这才几时功夫就收刮得这么干净。当初在我映月楼的时候,手脚怎么没见这么利索?”

沈云飞心头一沉,忙道:“糟了。这丫头恐卑是见我们不打算进山,可有念着那些金刚钻,自个儿进去寻宝了。”

花映月亦道:“方才那一仗。她占了大便宜,定是得意过了头,当真以为自己多厉害。竟敢这样不知死活地一个人闯进山去。”

沈云飞蹙眉道:“这还了得。里头什么情况虽不太清楚,料来也是凶险万分的,就她那两下子,岂不是白白上门送死?”

花映月亦感到事情复杂,想了一想,以魂识对沈云飞道:“只有你我潜进山去找她。若这丫头尚未闯祸,便把她带出来;若是已然犯了险。少不得你我合力将她救出来。”

沈云飞一听,也只能这样了。这便与欧阳纯等人说明情况,要与花映月二人进山去找皇甫静。

欧阳纯担忧地说道:“里头凶险万分,二位前去,恐怕凶多吉少”

花映月看了他一眼,只说道:“无妨。”

她从袖中摸出几枚银针,飞快移步,分别在沈云飞紫宫、天府、风府等几处穴道上扎上了银针,沈云飞尚未有所反应,便见花映月已然站定。四周之人纷纷出惊叹之声。

他四下一看,只见那沁有花映月魂力的银针,已然深入表皮,表面上看竟肤如完好。沈云飞自觉没有其他特别的感觉,但见周围那些人对花映月一副敬若神明的表情,到是有些奇怪,问道:“这是”

花映月也不作答,只依样,也在自己身上施了针。沈云飞再看时。便心头豁然一亮。

这几针下去,花映月竟完完全全的“隐形”了。如沈云飞这般魂力深厚,也只能看个影影绰绰。不由拍掌笑道:“花姑娘这一招真是厉害!”临了不忘补上一句,“回头也教教我吧。”

花映月不答他后言,只对欧阳纯道:“如何,这下你安心了吗?我们只潜入山里,将我那妹妹带出来,必定不会打草惊蛇的。”

沈云飞也说道:“便劳烦各位先行回镇上等候。我与花姑娘去去就来。”

欧阳纯正待要答应。那三仔子却抢先一步走出来。他既看不到沈云飞与花映月二人。眼睛只不知该往哪里看,便四下张望着,道:“两位仙人也带我一同去吧,我识得路,替你们带路。”

沈云飞连忙摆摆手,忽又意识到三仔子也看不到自己的动作 便又放了下来,只对他说道:“我们知道怎么走。”

他看一眼花映月,花映月对他一点头,表示自己已经将三仔子脑中的夜狼山地形记入心里。他于是便对三仔子说:“我们去去就回,你还是带欧阳大哥他们先回镇上吧。”

三讶子却不依,道:“可是。可是我家若兰”他尚未说完,便被欧阳纯打断,说道,“两位少侠御风飞行,你去了不但没有用,反倒是给他们添了不少麻烦。万一出了什么岔子,可如何是好?”

三讶子一听,顿时泄了气,只垂头丧气地退了回来。

沈云飞对三仔子道:“你放心,我们若遇见了你的若兰便替你把她带回来;即使这一次找不到,来日我们攻破妖寨之时,也一定替你把若兰救回来。”

沈云飞这么一说,三仔子也就稍微宽心了。也就跟着欧阳纯一步三回头地往镇方向去了。(全本小说网 )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