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肉小说网 > 玄幻奇幻 > > 84.御风而行踏云车

84.御风而行踏云车

看到姬晓白所率领的轩辕大军已经开始向后撤离,洪喜出一声冷笑。

只听得“咯”地一声脆响,就好像什么东西突然断裂一般,紧接着。一阵隆隆的闷响便接连不断地从地底冒了起来。

地面震颤着,犹如波浪一般地起伏。原本归于平静的天空中突然再度风云大作,整个上京城那成排的房屋犹如在狂风中婆娑起舞,随着那地面的起伏而摇摆不定。

每一次动荡,便有无数的房屋倒塌下去。房梁哗啪的断裂声,石块跌落的轰响声,还有那犹如闷雷一般、轰轰作响的怪音,弥漫着整个。上京城。在这样的情况之下,别说是走,就连想要在原地站稳,都已十分吃力。

在这个时候,不仅是轩辕大军与侠义门人,就连那些蛮妖与地蛟们。也再顾不上纠缠,一个。个纷纷夺路而逃,不敢再继续留在原地。

姬晓白等人摇摇晃晃地奔出一段,好不容易到了一处街口,冷不防突然轰地一声,前方不足十丈之处。一排房屋突然到塌化为废墟,而原本的道路,也被那些倒下的房屋所填满。

众人看得又是心惊,又是庆幸。

心惊的是,如今这个阵估,已无路可走,再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那是比登天还难。而庆幸的是,幸亏他们跑得还不够快,若是已然冲到了那条街上,这街侧的房屋如此倒塌下来,岂不是把所有人全都活埋在里面了?

眼下虽然已无路可走,但幸好在场众人好歹都见过些世面。但凡有妖力作怪,生这种现象实在并不奇怪。充其量只是比他们所遇到的任何妖物都要厉害许多罢了。

可惜的是,还没等众人提起的一颗心放下,又一次强烈的震动传遍了上京。

地震?只不过是区区一丝前奏而已,上京城下的上古神力,又岂止是能引起一阵地动而已。

只听得“咙。地一声,犹如什么东西漏气的声音传来,紧接着,一道水箭拔地冲天而起,约有水桶粗细,却冲了近百丈之高,仿佛要将天刺出一个窟窿。

能将水冲到这么高,那得是什么样的力量?

众人来不及细想,便见那水箭冲起的方向,原本高耸的水神祭台早已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,是一股犹如巨龙的洪水,正冲天而起。

这一次,那水没有再冲到那么高的位置,但粗细程度却变大了百倍不止。一时之间,只见岩石横飞。水花四溅,每一个人的耳朵里都只剩下了那犹如震鸣般的隆隆巨响。

整个上京城的地脉河流终于冲出了地面,来到了这郎日晴空下的上京城。这些在地底压抑了不知几百年的强大力量,一经出现,便向世人展示出了它的全部威力。

滚滚的洪水,犹如成群的猛兽。朝着四面八方冲刷而去。所到之处。所有的一切都只在瞬间便被吞没。房屋、树木、城墙、塔楼”没有什么东西能逃过那犹如巨犀冲撞的野蛮力量,同时。也逃不过那足以吞噬世间万物的诣天洪水。

所有人都震惊了,难怪沈云飞要叫他们走。在这样的情况之下,即使是拥有了上古神力又能怎么样?眼前的情形,已犹如天灾一般地令人无法抗衡。

人们不禁想起了传说之中,共工与祝融的那一场惊世之间。也难怪当年共工要被夺去神个,如此可怕的力量被用于人间,那所带来的,必将是毁灭性的灾难。

这一段历史早已过去,人们当然无从想像当年二位大神将天撞破时的情形,但是眼下,他们却知道,上京已成死地,绝无可能再逃出生天。肉小说♂网♂WwW.roUxiaosHuo.coM

“映月,借我魂力!”眼见着那犹如上古凶兽的洪水越来越近,姬晓白突然对花映喊道,同时从怀中取出了一块玉牌。

魂力注入,那条雕玄着六龙追日的玉牌上突然射出一道耀眼的金光。

金光作六股,朝着四面扩散,但任谁都能看出,这金光绝不会是洪水的对手。

姬晓白也清楚,即使是借助花映月的魂力,他也不可能对抗得了这存积了千年的地底洪流。他所要做的,只不过是带给众人一条生路。

轩辕六龙踏云车,这是轩辕皇室的最高法宝之一,几乎便是室位继承人的象征。

洪水的隆隆声中,太子手中的玉牌突然变大了无数倍,并逐渐变化了形态,变成一辆巨大的玉辇。辇上有宝座华盖,而前方的空位,竟犹如平台广场,可以站得上近千人。而先前那六股金光,已化为六条巨龙,正拖着玉辇浮于半空之中。

“上车”。姬晓白高声喊道。

“上,上这个车?”别人不知道,皇甫华却不能不知道。这是太子的坐骑,或者说,是太子的坐骑。六龙踏云车,虽还不是轩辕车。但已不是普通人有资格上去的。

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顾那些!”姬晓白喊道:“不上去,我何必借魂力将车变这么大。”

皇甫华默默地点了点头,果然不再多说,赶紧招呼众人踏

踏云车虽然已经变大,但一时之间要站这么多人,却还是显得有点挤。

只是不管再挤,也没有人敢冒然坐到车心那个宝座上。

见众人皆已上车,姬晓,白冲花映月使了个眼色,二人合力,催动玉辇上的阵眼,让玉辇凌空飞起。

玉辇刚刚上升,就听得“轰”地一声巨响,洪水已至,片刻之前他们所站之处,转眼已成一片汪洋。而目光所及之处。只剩下洪水活天。巨浪狂奔,若大一个上京城,居然就在这短短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里。化为了一片白茫茫的大海。

水面上,到处飘浮着断裂的房梁、树木,还有不少蛮妖在水中挣扎。只有少数的地蛟,躲过了洪水的冲撞,而此时到了水中。却是自在得多。

“上京城,毁了。”姬晓白喃喃地说了一句,但谁也不知道他在说这话的时候,心里怀揣着一种什么样的感情。

一切,并没有因此而结束。

虽然整个上京城几乎已被淹尽,但洪喜似乎并未满足。

他一面与沈云飞缠斗,一面继续兴风作浪,使得那地底涌出的洪水一浪高过一浪,竟还在继续向上攀升。

沈云飞心急如焚,照此下去,别说是上京城,就算是整个上京地界,也难逃灭顶之灾。

洪喜看着已成为汪洋的上京城。不由得哈哈大笑,狂声喊道:“怎么样?就算你的共工水神戟在手,同样也奈何我不得!我告诉你,想要控制神器”

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便见沈云飞脸色突然一变。还没等到他反应过来这突然的变化意味着什么!就见一道金光已直挺挺地朝着自己射了过来。

“我的确不知道应该如何动共工水神戟的控水神力,但我却知道。它原本就是一件兵器。而兵器最大的作用,便是杀敌我!”沈云飞目露寒芒,眼含杀机。仅管他不知道如何才能压得下这滔天的洪水,但却知道,引这洪水的根源在哪里。

共工水卑戟、洪喜。只要这两股力量消失。那这地脉中的能量,自然便会消散。

毫不犹豫地,沈云飞将自己的想法付诸了实践,把手中的共工水神戟狠狠地砸向了双头蛟。

看到沈云飞竟然将共工水神戟扔向自己,洪喜下意识地想要去接。表面相看,他似乎对沈云飞夺去共工水神戟毫不在意,但事实上,要说洪喜不在意这件神器,那是根本不可能的。

没有共工水神戟,他顶天也就只是一头妖兽。而一但拥有了这件上古神器,即使失去了上京城的地脉神力,他也有机会再一次夺得神位。

沈云飞正是瞧准了洪喜的这种心态。所以他并没有使用自己的盘龙魂枪,而是将魂力贯注到共工水神戟之上,朝着洪喜砸了过去。

若换作别的时候,敌人掷来的兵器,又有谁会轻易去接?但洪喜却吃准了沈云飞只是魂力厉害,且看出这一掷的力量不大,自己完全有能力接得下来,所以便毫无顾忌。张口便要去接那共工水神戟。可谁料。神戟刚一入口,洪喜便觉了事情不对,一道强悍无比的魂力突然自共工水神戟上爆炸开来,将洪喜的脑袋炸得四分五裂。

他哪儿能想得到,沈云飞这一抬原本就只是个。陷井。他将魂力隐藏于共工水神戟之中,只待洪喜接住,便立刻爆出来。

若洪喜还保持着人形那便罢了,这一炸充其量能炸掉他一支胳膊。但他却以双头蛟的形态用嘴去接,魂力一经爆,直接便炸掉了他一个,头。

洪喜是双头蛟,炸掉一个虽然令他痛苦不已,但还不至于致命,可沈云飞又怎会没想到这一点。

趁着洪喜还在痛苦之中挣扎。三少已利用留在共工水神戟上的魂力将它牵引而起。再度刺向洪喜剩下的一个脑袋。

洪誊虽然被痛得疯,但还没有失去理智。见共工水神戟再度向自己射来,他长尾一甩,竟朝着神戟的中间打了过去。

“啪!”

双头蛟毕竟是上古神兽,而且他对共工水神戟的弱点也实在太过了解了,这一击,竟使得共工水神戟上出现了裂痕。

神器一但出现了裂痕,那便几乎算是毁了。但是即使是毁了,那残存的威力,依旧可以要了洪喜的小命。

绝望的咆哮从洪喜的口中出。共工水神戟犹如钉子一般扎在他的身上,带着他的身体,在空中拖出一道腥臭无比的血痕,翻滚着跌向那洪水之中。

沈云飞冷冷地望着洪喜跌落的方向。禁不住一阵晕眩之感袭来。

刚才的一战,几乎耗尽了他的全部能量,幸好,”

“云飞,快上来!”

一个声音传到沈云飞的耳朵里,扭头一看。姬晓白已驾着六龙踏云车冲到了近前。

沈云飞冲见众人全都平安无事,不由得微微一笑,眼前一黑,从空中跌落了下去”(全本小说网 )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