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肉小说网 > 玄幻奇幻 > > 67毛遂自荐何居心

67毛遂自荐何居心

涂了浊云飞与糊甲糊涂闯讲来的李信春之外。其余的知漆…是早就清楚这里的规矩的。所以,等待的过程虽然漫长而又无聊,但是却没有任何人出声抱怨。

大多数的人都选择了原地修炼。虽说被那吞山教的领以一招气吞山河吸去了不少灵气,但此地的灵气还是十分充沛的。即使不是为了后面的神力传承,就只是将此地单纯地当做一个。修炼的场所,也是不错。

只可惜,不是谁都能有机会进入这个地方的,想想炎城先前的那一场大战就知道了。

沈云飞以隐龙魂障包围住自己与李信春的魂识,暗中说着悄悄话。两人交换了一下分别后各自的经历,顺道也探讨一些武技上的问题。

在这一方面上,李信春绝对算的上是高手。沈云飞会的东西虽然很多。但他所接触到的武技与道法。要不就是来自于妙真的传授,或者就是从花映月那里学来的,虽说也都是上层道法技能,但毕竟偏于阴柔了些。而李信春恰好走的是网猛路线。这到正好符合沈云飞目前所需。

早在战斗结束之后,苍夜就回到了沈云飞的身边。他没指望去偷听沈云飞与李信春的交谈,只是一个人默默地调息修炼着。

在看清了沈云飞与李信春的实力之后,苍夜清楚地知道,与这两人站在同一阵线上,好处绝对要远远多于坏处。至少这两人并没有拒绝他这样做,不管是不是无视,至少也比那些腥腥作态的家伙好得多。

大殿内,时不时地闪起一片红光。后来者还在源源不断地接入这片场地。

每个人在进来之后,都会适当地扫上一眼,以确定谁是第一关的战斗指挥。然后,便默默地寻找一个偏僻的角落,开始修炼打坐。

想要确定谁是指挥很容易,因为也就沈云飞他们三个坐在大殿正中。其他人都很自觉地拉开了一定的距离。这样一来,他们三个的地位一目了然。在这一点上。苍夜算是沾了一点光。不过沈云毛也没赶他走不是?

当然,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很识趣地不去打搅别人,刚才主动向沈云飞提出答案的那家伙便是休息了一会儿之后,便是朝着这边走了过来。感觉到有人接近,苍夜猛地睁开了眼睛,瞪向来人。而其余的人,也都悄悄地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,想看看事态会如何展。

“我没有恶意。

。那黑袍人笑着说道:“只是我网想起来,咱们的指挥使大人好像对魔王殿的规矩不是很熟。本人多少也有点经验,不知道在这方面能不能帮得上忙。”

苍夜回头看了沈云飞一眼,很想说声不需要。本来,这些东西他都知道,也可以告诉沈云飞。但是沈云飞并没有问,所以以苍夜的性格。也不可能主动地去贴着脸告诉别人。

可是现在,这家伙居然跑来提出这种要求,自己再说知道,却又偏偏不说,岂不是有故意隐瞒的嫌疑?

如果苍夜真是沈云飞的亲信到还罢了,说不说都是一样的。可他偏偏不是,只是在外人看来,他似乎一直都是跟沈云飞一起的罢了。

于是,他把目光投向了沈云飞。如果沈云飞把这家伙赶走的话,那自己就替他解释一下后面的规矩好了。如果他要把这家伙留下,那自己只好假装其实什么都不知道。

沈云飞扫了一眼苍夜,其实这苍狼在想些什么,一点都没能逃过他的眼光。既然大多数到这里来的人都知道规矩,没理由他不知道。而他之所以不说,其实是出于苍狼族本能的傲气。

说实话,沈云飞对苍夜这个苍狼族未来继承人其实挺感兴趣的。他比一般的狼妖更懂得识时务,但偏偏又有时放不下架子。因此,他常常会做出一些完全不像是苍狼族的人会做的事情,然后再为自己抛弃了狼族的骄傲而深深地自责。

就像之并,沈云飞分明是看到这子要逃跑似的,但是最终,他还是留了下来。这就是血统所赋予的天性,与自身性格的矛盾。

沈云飞望向那黑袍者,轻轻地点了点头,露出一丝和善的微笑:

“好啊,要能这样,那真是再好不过了。不知先生该如何称呼?。

“不敢称先生。”那黑袍人呵呵一笑,拱手道:“其实到这里来的人,大多都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。即使我报了名字,也是假的。指挥使又何必问呢?”

“这也是规矩?”沈云飞笑道:“不管是真是假,总要有个称呼吧?总不能你啊我的,这谁能分得清啊。”

“说得也是那黑袍客点了点头:“那指挥使就暂时叫我“夜壶?!”沈云飞险些被口水呛到。这家伙,怎么给自己取这么个名字。再看一旁,李信春早笑得一跟斗翻到地上去了,口中还嚷嚷:“笑死我了,居然有人叫夜壶!”

这一声嚷,可是让毒个大殿内的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,那黑袍客也才意识到自己的名字还有另外一层意思。

不过这时候再改,未免就有些太那个了,索性把心一横:“夜壶就夜壶吧。反正都说了是假名,等回头。鬼知道我是谁。”☆肉小说网☆wWW.ROUxiAOSHUo.coM

“有个性!”沈云飞抚掌一笑:“夜壶兄果然敢言敢当,小弟佩服”。

李信春此时也从地上爬了起来,拍着那“夜壶”的肩膀说道:“本来我还想好好笑话你一下,不过冲你这脾气,有种!对我胃口!”

那“夜壶。抬手正要说句客套话。就听沈云飞冷不丁地冒了一句:“信春哥,你居然对夜壶有胃口,弟我真是”够个性!比这位“夜壶。兄还有个性!”

这话一出口,连一旁坐着的苍夜都忍不住笑喷了,更不用说旁边那些竖着耳朵偷听的人。只不过,碍着沈云飞现在是指挥,没有人真的笑的太大声而已。到是有好几个,为了憋笑,生生给忍得岔了气,赶紧屏息凝神,担心走火入魔。

大殿中原本凝重的气氛一下子变的缓和了许多,沈云飞冲那“夜壶”拱了拱手,忍着笑说道:“湖兄别见怪,兄弟我就是这张嘴讨厌,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管都都不住。绝没有故意取笑湖兄的意思。在下先在这里给你赔个,不是,您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

“哪里,哪里。不怪,不怪。”那“夜壶。干巴巴地笑了两声,坐到了沈云飞的旁边。

沈云飞咳嗽了两声,这才问道:“湖兄之前不是说,只需要等传送结束,自有魔王使者前来接引吗?这会儿又有何指教?”

“夜壶”缓缓地吐出一口气,这才低压嗓门说道:“指教谈不上。只是网想起来,有一件事,指挥使可能不清楚。”

“哦?”

“是这样的。夜壶”瞄了瞄四周,这才说道:“之前看指挥使轻尔易举就制服了那个挑战者。想来实力自是不用多说。不过在下还是要提醒指挥使一句,一但进入了第一关挑战之后,还是尽可能地不要杀人得好。”

“哦?这又是为何?。沈云飞挑了挑眉。

“是这样的。夜壶”清了清嗓子,继续说道:“这第二关的开启,必须是在第一关的人全部通过或者是死亡之后。只要还有一个人留在第一关里,第二关都不会开启。”

“只有全部通过第仁关之后,第二关才会开启?怪不得这些人会心甘情愿地与其他人合作呢,原来是这样。”沈云飞点了点头。

李信春在旁边插了一句:“不是死了都可以吗?赶在过关之前,把剩下不可能过关的人全部都杀了不就行了?。

沈云飞又点了点头:“对啊。都死干净了,第一关不也就没人了吗?”

那“夜壶”抬起一只手,轻轻晃了晃:“指挥使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。很多人第一次进入魔王殿,都会抱有这样的想法。但是只要到了第二关,就不会再这么想了

“那又是为何?”沈云飞问道。

“因为”那“夜壶”低声说道:“但凡在第一关内死去的人,其魂魄都会被直接传送到第二关。被魔殿使者复活,成为挑战者的对手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

。沈云飞哦了一声:“死的人越多。到后面的对手也就越多。相反。死,的人少了,对手不会增加。而这边的实力却还可以保存。多谢湖兄提醒。”

“不必谢夜壶。轻轻笑了笑,说道:“后面的内容,现在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,等进去之后,我再慢慢跟你解释。时间也差不多了,魔殿使者很快就会出现,指挥使可以趁现在向各人了解一下他们的实力与法术。虽然没有人会把自己的底全部交出来,但为了能顺利渡过第一关,想来能说出来的,也大都是真话。”

“直接去问?他们会说?。沈云飞惊讶道。他原本没准备去问的。因为实力比他低的,他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了。而实力比他高的。就算问了也得不到真实的答案。不过既然“夜壶”提到了,他到是没必要暴露自己目力过人的事情。

“用魂识传音就可以了夜壶”露在斗篷外面的嘴角浮出一丝淡淡的微笑。

,(全本小说网 )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