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肉小说网 > 玄幻奇幻 > > 73驱毒解蛊耗心力

73驱毒解蛊耗心力

沉云飞抬起李信春的手臂,只毋那小孔细小犹如针刺。皮肤呈现出隐隐的焦黑状,就像被烧红的银针扎了一下,除此之外并无异状。看上去并不产重。

可是,就是这样一个针扎似的小孔,却令李信春全身热,烫得吓人,双目赤红,瞳孔内更是如火烧一般,燃着两团火焰。

沈云飞回头望了一眼,冲过来的焰妖已经被“夜壶”等人布置的阵法挡住,偶尔有一两只漏网的,也很快就被被杀掉。远处焰妖巢穴喷出的岩浆也逐渐平息,看样子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。这才转头,重新望向李信春。

“有办法驱除么?”三少皱眉问道。

大猿王抿了抿嘴唇,淡淡地摇了摇头:“如果可以驱除,还可能被你现么?也不知道哪个家伙,居然看穿了我的弱项,这九焰焚心盅。根本就是我的克星。我能感觉的到,它现在正在慢慢地销融我的魂脉,一但侵入识海,我多半就完蛋了。真是没有想到,想我堂堂铁臂魔猿,居然会死在区区一只小虫子之下,妈的,这要传出去,老子的一世英名真是被毁得底都没了!”

说话间,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。看得沈云飞眉头越地皱紧起来。

“我不相信这世上真的有什么无解的毒!”沈云飞看似随意地说了一句,用力掐破自己的手掌,滚烫的鲜血顿时涌出。他以魂力将自己的鲜血包裹住,凝成小小地一团。然后送至李信春的嘴边,沉声说道:“吞下去。”

“你这是李信春愣了愣。不解地问道。

“我曾服用过金蚕盅王,如今它已与我同化,我的血,可以解百毒。”沈云飞说道,顺手捏开李信春的嘴,直接将血团塞了进去,“快吞下去。”

李信春犹豫了一下,再眼一闭,将血团吞了下去。沈云飞见他服下血团,立刻以魂力助其将鲜血化开,顺便检查李信春的情况。

在魂力的催动之下,沈云飞的鲜血很快便化为能量,注入到李信春的体内,而两人的识海,也顿时连接起来。

只见李信春的体内魂脉已犹如一片火海,暴虐的火焰之毒肆意横行。横卑直撞,所到之所,烧得一片狼籍,焦痕遍布。

沈云飞一面尝试着驱逐那些火毒。一面替李信春修复受损魂脉,不多一会儿,便已累得大汗淋漓,可是效果却不是十分显著。

金蚕盅王,的确是百毒克星,但这九焰焚心盅,却也不是省油的灯。在经过炼化之后九焰焚心盅在品级上并不比金蚕盅王逊色多少,虽是不敢正面与沈云飞的魂力为敌,但是,沈云飞却也无法将其彻底消灭。

兜了几个大圈之后,李信春体内的炎毒并没有减少多少,反到俞见严重起来。沈云飞的法子只能治标而不能治本。即使能够极时修复魂脉。但只要不能完全根除九焰焚心盅。李信春的识海迟早要被这些可恶的盅魂占据。

“只能这样了。”沈云飞咬了咬牙。再度催动魂力,以血为引,在掌心中凝聚出一小片血魂晶片。扭头对李信春说道:“你忍一下,我先帮你把毒盅封住,再慢慢想办法。”

说着,他手腕一翻,掌心已带着血魂晶片,直接拍上了大猿王的左胸心脏所在。

想要护住识海,先就得护住心脉。要是心脉一损,被九焰焚心盅勾出了心火,那就是阳神转世。也救不了李信春了。肉小说>网>wWW.rOUXiAoshuO.coM

血魂晶片极为锋利,但大猿王的防御也十分惊人,想要从外部打入。其实没那么容易。

但是李信春知道,沈云飞这是在救自己的命,虽说他不认为这样做会有什么效果,但还是选择了信任。

稍有放松,沈云飞的血魂晶片便已割破李信春的皮肤,直接直入其体内,而且,选择的就是身体最为重要,也是最为脆弱的心脉。

血魂晶片甫一入体,便顿时雾化,在沈云飞的催动之下,将李信春的心脉包围了个严尹实实。

心脉既然重要,自然是容不得外力入侵的,沈云飞的这种做法,其实非常危险。一但引起反噬,那么不用等九焰焚心盅作,李信春的心脏直接就会停止跳动,而沈云飞的魂力也将大受影响。

感觉到心脉被人入侵,李信春的全身肌肉顿时绷了起来,体内的魂,力也顿时变得狂躁。这不是他想要这么做,而是身体最直接的反应。

所有的力量开始朝心脏方向集中。试图解救这重要脑所要面临的危机。

沈云飞当然也知道这不北于信春自垂的行为。但他坏是说道!相信我。现在只有午可以暂时保住你的性命

话虽这么说,但是要将心脉完全交给别人控制,就等于把命直接交到了别人的手上。要是双方哪怕有一丝的不信任,那么必定会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。

说实话,沈云飞不敢保证李信春会完全信任自己,毕竟在此之前,两人还曾是生死相搏的仇敌。但是现在,他没得选择。他就是不愿意看到大猿王就这么死在自己面前。

李信春也在犹豫着,到底要不要把性命交到沈云飞的手上,但是这种犹豫只在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大猿王呵呵笑道:“说老实话,我一点儿也不相信你能救愕了我。不过,算起来,老子欠你的人情这已经是第三次了。这条命早就该是你的,现在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。老子就当自己已经死了。”

有这句话就足够了。沈云飞知道,在这个时候,李信春已经完全信任自己,而他也深深地为这种信任而感动着。

越是这样,他就越不能让李信春有事!

点了点头,沈云飞深吸了一口气。不再被外界任何动静所影响,全力护住李信春的心脉,然后开始寻找九焰焚心盅的踪迹,脑海中也开始搜寻起他所知道的关于九焰焚心盅的全部信息。

九焰焚心盅,从炼盅之始,便需经九种火焰炼化,这九种火焰,也会成为九焰焚心盅的根本所在。

九种火焰,分别来自于天地人三脉,其中天焰包括烈阳真火、阴月之火、与星辉之火;而地焰则为北冥的火、地心之火,以及南阳赤火;而人焰,则分别来自于四道中的魂焰、七情中的怒火,以及五脏中的肝火。

这九种火焰一但集中,便能勾出中盅者的本源心火,直接摧毁识海。在此之前,它们也会尽可能地催毁受盅者本身的魂脉。

沈云飞现在要做的,便是将这九种火焰一一从李信春的身体里找出来,再想办法驱除消灭。

九火之中,肝火无疑是最好找的,因为它就只有一个去处,那就是体内的肝脏一脉。

沈云飞护住李信春的心脉,便沿着路径,朝着距离心脉最近的期门穴逼去。这里是肝脉通往心脉的必经之道,九焰中的肝火若要入侵,必定会选择这条途径。

才一进入期”穴,沈云飞便立刻将附近的魂气全部清洗了一遍,确保此处没有受到九焰焚心盅的影响之后,便像之前保护心脉一般,用血魂之气将期门围了个水泄不通。随后。又立玄长驱而下。沿章门、急脉、阴廉、足五里、阴包、曲泉,”直达足背太冲穴。

每经一处,他便先将残余在此的炎毒驱除干净,然后再以自身的血魂之气将魂穴彻底地封死。

这种做法,如果换一个人来。只怕也只是无用之功。因为不管何种防御,对于九焰焚心盅来说,都只是一把火的事情而已。但是由于沈云飞的血魂已与金蚕盅王融合。九焰焚心盅就是再厉害,对于一个连碰都不敢去碰的对象,它也是没有办法的。

到了这个时候,九焰焚心火中的肝火一脉,已被沈云飞逼得去无可去,只能徘徊于大敦与行间两个穴位之间,不断地挣扎,试图突破。

大敦与行间两穴都在足尖,李信春只觉得自己从胸口到左腿,几乎已经全部麻木,唯独左脚脚尖的位置烫得吓人,好像一不小心踩到了火盆里一样。

沈云飞在李信春的大脚指上刺破一个小孔,不断地逼迫着那一星火焰。试图将火毒逼出体外。但没想到。他网有所动作,便觉原本已被控制住的九焰肝火,竟有沿着伤口向外扩散的趋势。

这下可是把沈云飞吓得够呛。一但火毒扩散,那就再也无法控制。看来,想要把它逼出来,那是行不通的。

情急之下,他只能以自己的魂力去追堵,却不料这一堵之下,那火毒竟然沿着魂力的流向,一路朝着沈云飞的魂脉中钻来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。沈云飞愣了一愣,随即明白了过来。

肝脉属木,而自己体内的魂气。因受花映月跟皇甫静的影响,已带有震巽两种属性。而震巽龙魂。在五行上也是属木。

那九焰肝火被沈云飞逼得找不到地方去,慌不择路之下,竟然把沈云飞的身体当成了一个好去处。(全本小说网 )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