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肉小说网 > 豪门职场 > 宠物天王 > 第1739章 一年

第1739章 一年

清晨,张子安睁开眼睛。

新的一天到来了。

窗户开着,只挡着纱窗,窗外传来清晨的鸟鸣声,还有清洁工人清扫大街的扫帚声。

凉爽的空气从窗外涌入,吹得窗帘翻飞起舞,窗帘的缝隙间显露出美丽的晨曦。肉∵小说网∵wWw.rOuxiAoShuo.Com

他伸了个懒腰,虽然做了一整夜奇怪的梦,但精神还是恢复得不错。

这几乎是一年之中最美好的时节,温度不冷不热,湿度不干不潮,开着窗户睡觉再惬意不过。

精灵们也陆续起床。

日复一日的日常,除了白昼逐渐缩短、夜晚慢慢变长之后,几乎没有任何变化,平淡而忙碌。

但实际上,每天都有所改变,只要有一双富于观察力的眼睛,就可以捕捉到这些细微变化,只要对生活保持热情和期待,每一天都不会平淡。

清翠的树叶悄然泛起金黄,小孩子们的身高突飞猛长,店里的营业收入慢慢增加,认识的朋友越来越多……这大概就是幸福吧。

生活五味杂陈,酸甜苦辣咸,不会只有甜蜜。

今天就是貌似平凡实则特殊的一天。

平时的他起床之后就忙着为营业做准备,总是等准备得差不多了再去买早饭,但今天他一起床,就钻进了厨房,开始用笨拙的厨艺做早饭,而食材是昨天晚上就已经收拾好放进冰箱里的。

难道……他是痛下决心,为了讨老婆而苦练厨艺?

如果是那样的话,精灵们早就开始冷嘲热讽了,毕竟传说中的老婆至今连个影儿都没有。

但是,今天的精灵们格外安静,即使是理查德和雪狮子都没有吐槽和讥讽——相反的,理查德起床后没有急着吃它那份坚果和时蔬混合早餐,雪狮子也没有吃它面前那盘带血的生牛腩,它们两个因为食物跟其他精灵不同,平时一向都是独自进餐的。

星海没有去跟幼猫们捉迷藏,菲娜没有赖床,老茶没有下楼去看电视,飞玛斯没有在一楼正襟危坐等着接待影迷,弗拉基米尔没有离开宠物店去指挥流浪猫,π没有睁开眼就坐到电脑前打字,法推没有默念它每日的晨祷,世华也没有早早开始她一天的直播……

大家仿佛都在默默地等待什么。

厨房里一阵锅碗瓢盆的响动,抽油烟机轰隆隆躁动又归于安静,张子安终于端着托盆走出来,托盘里是两份手艺不佳但很丰盛的早餐。

他没把托盘放到餐桌上,而是端到五斗柜旁,将两份早餐摆在父母的遗像前,然后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,低头默哀。

“爸,妈,我很想你们……”

他眼圈红了。

一年了。

距离父母骤然离世,已经整整过去了一年。

他闭着眼睛,父母的音容笑貌再次浮现在眼前,过去那些年里的一幕幕仿佛电影的精华片段般飞速闪过,从他儿时有记忆开始,上幼儿园、上小学、上中学、上大学、工作……尽管其中也少不了与父母的争执,哪个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不会跟父母产生理念上的冲突呢?但他此时想起来的,全都是那些最愉快最美好的回忆。

理查德扑腾着翅膀飞过来,把几颗坚果放进了两份早餐的盘子里。

雪狮子舍不得新鲜的生牛腩,而且它知道两位老人即使还活着,恐怕也不会喜欢吃生肉,但它还是努力跳了好几次,好不容易跳上柜面,把两块生牛腩放进盘子里。

由一个精灵慷慨激昂地主持仪式,其他精灵们也献上了各自的礼物,比如野花编织的花环,比如野外采来的药茶,还有的精灵为他们祈祷,有的精灵为他们祝福,有的精灵为他们写了一篇优美的祭文,然后由另一个精灵用更优美的嗓音朗诵出来……

从前几天开始,精灵们就各自默默地准备,即使有几只精灵的性格大大咧咧比较迟钝,多少也能察觉到其他精灵的异动,至于它们是怎么知道具体日子的,当然是从π的小说里知道的。

盘子内外的东西越来越多,而两位老人的笑容也仿佛越来越欣慰。

弗拉基米尔正要宣布开始默哀,窗外传来一声低沉的犬吠,是小白叼着一套明信片站在五菱神光的车顶,那是一套完好而干净的明信片,想从垃圾堆里淘到这么干净的东西不容易,明信片的内容是世界著名风光,弥补两位老人没有出过国的遗憾。

弗拉基米尔站在窗台与小白对视一眼,然后默默地拉开了纱窗,让小白跳进来。

小白的身体也很干净,没有一点儿异味,它是在海边洗了澡才来的。它把明信片放到五斗柜的柜面上,然后退到一旁,与弗拉基米尔犄角而立。今天是它们两个第一次为了本种族以外的事情而休战一天。

飞玛斯的打扮更加庄重,还让π帮它系上了一条纯白色的领结。

精灵们蹲坐或者站在周围,全都垂头为两位老人默哀,包括浴室里的世华在内。

他们全都闭着眼睛,谁也没有观察到,似乎有一只若隐若现的彩蝶绕着两张遗像翩然飞了一圈,洒落梦幻般的五彩鳞粉,然后又倏然消失在遗像背面。

不论大家来自于何时何处、有何等不凡的经历,命运把大家聚集在这里,而大家也感谢两位老人提供了这么一座遮风挡雨的房屋,以及它们生命中新的舞台。

小白的情况有些特殊,它没有住在宠物店,它来祭奠两位老人,是因为它感谢张子安给流浪狗提供的长期帮助。至于它是怎么知晓具体日子的,当然是另一只精灵明示暗示它的。

没有谁命令它们这么做,也没有谁有资格命令它们这么做,能令它们臣服的人根本不存在于这个世界,它们从不向强权低头,从不向荣华富贵低头,从不向美色低头,今天却向两位已经逝去的老人低头。

张子安以为自己会哭,但是并没有,想对他们说的话,都已经在梦里说过了,在梦里他是笑着向他们道别的,所以今天他也不会哭。

与其痛哭缅怀过去,不如微笑面对未来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